2008年1月13日

人死留名的塗鴉鼻祖曾灶財

2008年1月13日
在未看前言之前, 待我說一段有關曾伯的事蹟, 就知道什麼叫跟紅頂白啦! 
我記得有一次我路經官塘警署, 見到好幾名警察行色衝衝, 向同一個方向跑去, 
好奇地跟隨上去看看究竟, 結果是看到他們追上一個走路不便的老人家, 
老人見狀急忙拿起手中的膠桶一跛一跛的逃離現場, 現場正是天橋底的一個電箱, 
上面寫滿字, 墨汁尚未乾. 
老人給捉住, 他在傻笑, 也不求饒, 就帶回警署去, 警員大罵他累了他們那麼辛苦, 
又說了好多難聽的話, 又話累佢地冇時得閒, 老人家都是傻笑. 
後來我才知他的底細; 他就是不停地被拉, 放了後又不停地寫, 
卻原來是宣洩他的不滿. 他的固執和堅持, 使警察疲於奔命, 恨透了他. 
後來他有了知名度, 而因腳患而收手. 
今死後卻有追思行動和讚揚, 天呀! 為何不趁他在生時多給支援, 
而讓他受盡人間冷漠而終結. 請看以下前言...並沒有提起他的困苦和受辱情況, 
反而得到以後的稱譽. 都冇解o既?!
死後有路牌, 唔知放在那兒好啊?!

有龍椅, 係唔係跟紅頂白呢?

一個被警方列入第一麻煩人物的曾伯伯

是遺物嗎?


他使香港時裝設計師鄧達智獲獎的作品

就是這個電箱?!?!?!


連水壺都唔放過

玻璃樽都寫埋

你看他寫得多滿足


拉得多了, 只好用紙在家寫.

這燈籠不是他所為

美譽
這算不算是人死留名呢?!